联华证券-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 真缺钱还是借机减持?翰宇药业控股股东转让股份偿还4亿融资,深圳国资接盘

真缺钱还是借机减持?翰宇药业控股股东转让股份偿还4亿融资,深圳国资接盘

发布日期:2024-05-23 03:43    点击次数:158

  记者王健文

  为偿还4亿元融资,翰宇药业(300199)控股股东向深圳市高新投(下称“高新投”)转让了3.70%股权,高新投由此成为了公司第三大股东。

  自2018年起,高新投与翰宇药业及其控股股东曾氏兄弟间的业务往来频繁,既为上市公司发债提供担保,也为控股股东提供质押融资。不过,此次曾氏兄弟为了偿还融资向高新投转让股权,是由于自身资金不足,还是为了借此减持所持股份?

  转让3.70%股权,高新投成第三大股东

  3月6日晚间,翰宇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曾少贵、曾少强将其所持的3.70%股份以非交易过户的方式转让给高新投,转让的股份数目合计3260.48万股,转让价格为12.40元/股,转让总价为4.043亿元,均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本息。

  此次股份转让完成后,高新投将成为翰宇药业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70%。而公司控股股东曾少贵、曾少强和曾少彬的合计持股比例将由26.72%降至23.02%。此次变动后,公司的控制权未发生变更。

  (图片来源:翰宇药业公告)

  高新投成立于1994年,是由深圳市委、市政府设立的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难问题的金融服务机构。

  2018年下半年,三大股指持续调整,部分个股的股权质押风险暴露。在此背景下,高新投通过受让股票质押债权、提高股票质押率、提供过桥贷款等方式,向本地上市公司股东提供纾困资金。翰宇药业控股股东也因此获得了高新投的流动性支持。2018年8-9月,曾少贵、曾少强先后三次向高新投质押了5600万股公司股份,并获得了融资。

  券商中国曾报道称,高新投向上市公司提供的融资,股权质押率约为6-7折,与金融机构相比质押率优惠力度较大。例如,券商的股权质押率平均约为3.5折。

  至此之后,翰宇药业及其控股股东就同高新投有了频繁的业务往来。2018年,高新投为公司发行的5亿元债券提供了担保;2023年9月,翰宇药业还向高新投申请了最高5亿元的融资。而翰宇药业的控股股东曾氏兄弟在此后也多次通过质押股票的方式自高新投处获得资金。

  此次曾少贵、曾少强通过转让股票偿还的是2023年其自高新投处获得的融资。2023年2月,曾少贵、曾少强先后与高新投签署了4份质押协议,累计质押了7000万股股份,获得了共4亿元借款,本息合计4.043亿元。

  根据翰宇药业公告,曾少贵、曾少强质押上述股票的时间为2023年2月,以当时的股价计算,7000万股股票的市值约为9-10亿元。而以此次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前一交易日(3月1日)的股价13.78元/股计算,上述股票目前的市值为9.65亿元,与质押时的市值较为接近。

  也就是说,若高新投的股权质押率不变,曾少贵、曾少强选择通过再质押的方式覆盖前次融资并不需要大量补充质押物。但曾氏兄弟仍选择了通过转让股份的方式偿还融资本息。

  就这一情况产生的原因,也致电翰宇药业进行咨询,但公司方面仅表示,上述情况属控股股东的个人行为,公司无法作出更多回复。

  真缺钱还是借机减持?

  翰宇药业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多肽药物研发、生产、销售的医药企业。2011年,翰宇药业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近年来,翰宇药业的业绩表现整体不佳,2018年至2022年,翰宇药业的营业收入由12.64亿元降至7.04亿元,累计降幅达44.30%。同期,公司累计录的净亏损21.79亿元。且业绩预告显示,2023年,公司预计亏损4.30亿元至4.70亿元,亏损额较2022年的3.71亿元进一步扩大。

  不过,随着“减肥神药”GLP-1走热,2023年下半年以来,翰宇药业成功踩上风口,接连斩获重要订单。

  2023年9月12日,翰宇药业司美格鲁肽注射液临床试验获批。同月,翰宇药业公告称,其与海外客户签署日常经营重大合同,客户预计向公司采购金额达3000万美元的GLP-1多肽原料药。11月,翰宇药业再度收到采购订单,美国某大型制药公司将向其采购1408.32万美元的利拉鲁肽注射液。

  在此背景下,翰宇药业的股价持续上涨。2023年9月12日当日,翰宇药业股价收于10.47元/股,涨幅达13.56%。至当年11月7日,公司股价最高曾达到20.88元/股,市值一度超过180亿元。不过,随着减肥药风口退潮,翰宇药业的股价也随之下滑。至今年3月7日收盘,公司股价收于13.10元/股,市值也回落至116亿元。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曾氏三兄弟长期维持着对公司股权的高比例质押,三兄弟对股价的变动也就更加敏感。

  截至2024年1月12日,曾少贵、曾少强、曾少彬合计持有公司26.72%的股权,其中91.25%的股份已被质押,质押用途均为参与公司2014年、2016年定向增发及偿还利息。根据公告,自1月12日起的1年内,上述被质押股份均将到期,对应的融资额达11.13亿元。

  翰宇药业在公告中表示,其控股股东的个人资信情况、财务状况良好,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预计未来还款资金来源为自有及自筹资金。所持股份不存在平仓或被强制过户的风险。

  但在公告发布后不到2个月,曾氏兄弟就开始通过转让股份的方式来偿还质押融资。这也让部分投资者对其真实的财务状况产生了质疑。

  此外,在财经评论员皮海洲看来,翰宇药业此次转让股份也可能是一次“质押式减持”。他表示,2023年8月,证监会出台的“减持新规”进一步规范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减持行为,但对控股股东股份被质押的情况未加以严格限制。部分上市公司股东可能通过质押的方式绕过减持新规。

  2023年8月27日,证监会对外明确“进一步规范股东减持行为”,上市公司存在破发、破净情形,或者最近三年未进行现金分红、累计现金分红金额低于最近三年年均净利润30%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份。但该通知也表示,在8月27日前,股份已被质押并办理质押登记的,或者已作为融资融券业务担保物的,因违约处置导致的股份减持不适用本通知规定。

  对翰宇药业而言,此次减持新规确实影响了其控股股东的减持行为。

  2023年2月,翰宇药业实控人连续两次减持股份。2月13日晚间,翰宇药业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实控人曾少贵及一致行动人曾少强、曾少彬将以4.53亿元的对价,转让5%公司股权予自然人李秀兰。同日,翰宇药业另一份公告显示,曾氏三兄弟将通过集中竞价的减持不超过2%的公司股份。

  不过,2020年至2022年,翰宇药业可分配利润持续为负,一直未进行分红。而这与减持新规的要求相悖。或也因此,在减持新规发布后的8月30日,翰宇药业公告称,控股股东基于二级市场形势及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和价值判断,决定提前终止减持计划。



首页| 联华证券 |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

Powered by 联华证券-炒股软件十大排名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4-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